陈冷 | 是的,我也看了《乐队的夏天2》
07-31-2020
文 / 3721design 陈冷

01
音乐需要“听见”,更需要“看见”

今天想来聊聊《乐队的夏天》这部综艺。实际上,听觉应该算是我所有感官里最不敏感的一个,与我的味觉一样。我很少会主动戴着耳机去听音乐,纯粹的听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感觉。

也许你会想:既然你对音乐如此不敏感,为什么还要选择去看这样一部音乐主题的综艺节目呢?

其实,我更多的是在“看”,而并非只是“听”。一直以来眼睛是我连接世界最重要的感官之一。正因如此,我才会热衷于设计。假说让我去做菜、做音乐?我没有这样的天赋,也做不来、做不好。

但是我喜欢“看”音乐,我时常会去音乐会或者剧院。当我观察这些建筑的设计时,它们散发出的魅力吸引我去看演出和音乐会。

《乐队的夏天》中一支名为福禄寿FloruitShow的乐队演奏了《玉珍》这首歌。如果单单用耳朵听,兴许我会有一丝丝动容。但在我看到一个完整的表演后,与之携带的震撼感让我久久不能平复:三胞胎女生组成一支乐队,写下了一首关于外婆的歌。那些呐喊,那些抒情,无一不打动我。

对于坂本龙一这样一位名声显赫的艺术家也是如此,在我看到他将桶套在头上走进雨里,去听下雨的声音,感受雨时,我不禁觉得他是如此的单纯和可爱。

“有些人能感受雨,而其他人则只是被淋湿”,坂本龙一正是这种能感受雨的人。

有一场小提琴演奏的表演让我记忆深刻,宣传海报里是一个很有气质的俄罗斯小提琴演奏家。起初我是被那张海报的内容与设计所吸引,因而买票去观看。表演的过程中,我发现演奏者是一位怀了孕的准母亲,在那瞬间一种奇妙的感受通过这样的视觉信息刺激到我的意识:仿佛除了全场的听众之外,还有一位即将临时的生命也在听着这样的乐曲,或者说是两个人在演奏同一首旋律。


02
设计和音乐一样,都需要有创造力和辨识度

当我看到这样有创造性的节目后,我发现原来音乐里也会有这样艺术性的话题可以探讨。每个乐队都有自己的特点,互相是不可比较的,分别属于他们每个个体。

唱摇滚的人常常在传递“独立”、“做自己”这样的价值观。做设计也是如此,从固定的中式教育里跳脱出来,勇于做自己,敢于创新,不要类比他人。

即便从小到大,父母时常会将“别人家的孩子”挂在嘴边,这样环境下的潜移默化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当代科技产品都趋之若鹜的追求“苹果极简风”,有时候太过于趋同别人反而会失去自我。

“一个饥饿的流浪汉买了七个馒头,他狼吞虎咽的吃掉了前六个,当他第七个馒头吃到一半的时候,他觉得非常饱了,于是他懊悔:早知道吃第七个馒头能让自己饱起来,我为什么要浪费前六个馒头,不直接去买第七个馒头就好了呢?”

人们去类比一个品牌的时候,常常会产生这样的误差感:拿别人某个阶段的成功去和自己的起步阶段进行比较,但未必是那个时段的所作所为造就了他的成功。

最近在设计一个蓝牙耳机的品牌形象,其实每次在涉及某一个行业时,很多时候客户都会担心是不是不懂这个行业就做不好这个产品呢?

其实,于我而言,商业设计更多在讲述一个商业思考的逻辑。某次我看到同事带着耳机安静的坐在位置上做着自己的事情,脑袋里突然迸发了这样的认知:其实音乐不就是给人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,让你沉浸其中,去创意去超越吗?

即使我不是音乐领域的行家,也能传达这样的理念:去创意,去超越。


03
创作靠的是量化的积累,并不是坐等天赐的灵感

《乐队的夏天》中另一支让我印象深刻的乐队是:重塑雕像的权利。我很认同主唱华东说的那句话:没有积累的灵感是不靠谱的,对于艺术或者生活的感知力还是需要后天的训练。

设计也是这样,我不太吃灵感这一套说辞,我更愿意相信设计是靠积累量化的知识而形成自己的逻辑。对一件事情,有了自己的了解后再用技法去表现出来,并不是坐等天赐的灵感。

就像我曾经为百果园所做的一套方案,整个空间营造出一种自然的感觉,希望顾客在购买产品的时候拥有一种在丛林摘果子的真实感。

设计是为目的服务,与艺术不同。艺术可以是没有目的,不为任何一个人绘制一幅画,脑袋里有什么想法,都可以选择画出来。但商业设计有他的目的性,为了目的去思考去推论,而并非艺术性的去表现脑子里飘忽的灵感。
陈冷 | 是的,我也看了《乐队的夏天2》_1 陈冷 | 是的,我也看了《乐队的夏天2》_2 陈冷 | 是的,我也看了《乐队的夏天2》_3 陈冷 | 是的,我也看了《乐队的夏天2》_4 陈冷 | 是的,我也看了《乐队的夏天2》_5 陈冷 | 是的,我也看了《乐队的夏天2》_6 陈冷 | 是的,我也看了《乐队的夏天2》_7 陈冷 | 是的,我也看了《乐队的夏天2》_8 陈冷 | 是的,我也看了《乐队的夏天2》_9